小诗|中国小诗|微型诗|中国第一个专注于小诗写作和研究的展示平台|诗歌|中国诗歌

 找回密码
 加入小诗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四季俳句

2015-11-6 00:14| 发布者: 非马| 查看: 583| 评论: 0|原作者: 非马|来自: 转载

摘要: 四季俳句 春 1 头一个好梦… 他们却笑我 说我杜撰 2 新年礼物…… 啊,婴儿在她的裸胸上 小手乱动 3 今年头一阵风… 便所里的油灯 晃动一阵之后便不动了 4 今年头一个梦… 我严守秘密 自个儿微笑 5 冰与水 旧 ...

四季俳句       

 

             

 

1

头一个好梦…

   他们却笑我

说我杜撰

 

2

新年礼物……

    啊,婴儿在她的裸胸上

小手乱动

 

3

今年头一阵风…

    便所里的油灯

晃动一阵之后便不动了

 

4

今年头一个梦…

    我严守秘密

自个儿微笑

 

5

冰与水

    旧嫌尽释

一块儿滴落

 

6

穿着新衣

    感觉大不相同

    我看起来

一定像另一个人

 

7

啊   猥亵的风…

    茸匠在屋顶上工作

我看到你的屁股啦!

 

8

春晨奇景…

    可爱的无名小山

在雾海里

 

9

经过玩偶店

    拿起最小的一个…

我突然笑了

 

10

池里朦胧的月亮与夜空

    碎了…

笨手笨脚的黑蛙

 

11

银般轻柔的河边…

    抛网入水声

捞月?

 

12

镇纸压住欢乐的相簿

    在店里…

好奇的风

 

13

啊   啾!

    春寒料峭…

    我刚看到的头一只雲雀

哪儿去了?

 

14

农夫,抬起你的头来…

    给这过客指路

他将微笑着消失

 

15

早安,麻雀…

   在我干净的走廊上写字

用你露湿的脚

 

16

在矮树离笆上

   诚实的梅树

   把叶子均分

一半在里,一半在外

 

17

河边的梅树…

   你映影的花

真会流走吗?

 

18

在我肩后…

    跟随我的朋友

在花云里失了踪

 

19

低潮的早晨…

   柳树的裙子

在烂泥里拖曳

 

马先生来了…

    快,快,快乐的小麻雀

快快让路

 

20

张开瘦削的双臂…

    一朵牡丹花

    这么大!

我的小女孩说

 

21

对着烛火

    牡丹花也在燃烧…

死般静寂

 

22

头一只萤火虫…

    但它溜走了

    而我…

空气在我指间

 

23

但如果我捧着它

    我能否触到

    这鼓翼蝴蝶的

轻飘?

 

24

那短暂的一刻

    当萤火熄灭…啊

难耐的黑暗

 

25

跌回地面

    在载歌载舞的旅程之后…

失却灵魂的纸鸢

 

26

什么,在雨中旅行?…

    但还有什么地方

他可以走蜗步?

 



 

手按在地上

    派头十足的老青蛙

在朗诵他的诗篇

 

当我把它拾起来

    放进瓶里…

    萤火虫

点亮了我的指尖

 

金色房间里

    疾劲的草书…

惊逃的麻雀

 

花瓣落…

    接着鸡啼,看…

又是一瓣

 

雨绵绵的午后…

    小女儿呀

    你永远教不会

那只猫跳舞

 

现在看这跳蚤

    他根本不会跳…而

我因此喜爱它

 

游动的鹭鸶

    啄它

    直到它破碎…

水上的满月

 

蝙蝠在黄昏时分出来…

    女人在路上…干吗

那样子盯着看我?

 

成群青蛙跳入

    当它们听到一只青蛙

扑通…哗啦…

 

小银鱼

    头朝上游

    身往下游

在清澈的急流里

 

看…那宫殿…

    你可从蚊雾的

小洞里窥见

 

恭喜你,伊萨!…

    你活了下来

喂今年的蚊子

 

最短的夏夜…

    清晨

    灯还在

海湾里燃着

 

水里的月亮

    翻一个白

    跟斗…是的

然后漂走

 

连打苍蝇

    这些边防兵…啊

都既狠且准

 

你听到那只胖青蛙

    在荣誉座上

唱低音?…那是头儿

 

而每天清晨

    就在这小屋顶上

我私有的云雀

 

别浪费大好时光

    跟我来…

小蝴蝶

 

做实验…

    我把月亮挂在

    各式各样的

松枝上

 

轻轻轻轻拍

    病房里的

    苍蝇…因为

我想睡觉

 

认真的店员…

    不浪费一丝一毫

    清风

在架空的竹枕上睡无觉

 

夏夜的蚊虫

    被灼纷纷

    跌落

在我的诗稿上

 

又起凉意…

    叶子银色的

    底面

晚风吹过

 

我用水桶

    舀起月亮…然后

撒在草上

 

在那场病后

    对玫瑰

    长长的凝视

都会累坏了我的眼皮

 

夜很热…

    光着上身

    蜗牛

在享受月光

 

从浴室出来…

    凉飕飕在她乳上

    走廊里的

暖风

 

呸!一个酸李子…

    两道细眉

    绉成一道

在可爱的脸上

 

你非要来烦扰我

    还能转动的

    病眼不可?…

穿梭床上的苍蝇

 

桥上的凉意…

    月亮,只剩下你同我

    不曾

向睡眠投降

 

连绵的雨里

    还转向

    太阳?…

忠心耿耿的向日葵

 

闷热迟滞的午后…

    突然手

    停住…

慢慢滑落的扇

 

夏夜月光下

    他们去探访

    坟墓…

品味凉意

 

近旁一只夜莺…

    但我的头

    穿不过

小小的窗格

 

夏日骤雨

    沿着整条街

    佣人们

砰然关上窗子

 

骤雨

    打在木板

    同花蕾上

不分皂白

 

淹没在雨里…

    一条小河

    几个屋顶

一座不着岸的桥

 

「看,看哪!萤火虫

    往那边去了!」我想叫──

但只有我一个人

 

要是我们能

    在月亮上

    加个手柄

一定是把好扇子

 

夏天的河:

    那边有桥

    我的马

却涉水而过

 

一个古池塘

    一只青蛙跳入──

溅水的声音

 

要是这里有个池塘

    我会跳进去

让芭蕉听那水声

 

 

 

在灯笼的光里

我的黄菊

颜色尽失

 

晨雾的街道…

用白墨水

一个画家在画

人们的梦

 

一棵倒下的老树…

回响着

黑暗的

深山雷鸣

 

从内殿

的坛上

诵经

一个蟋蟀和尚

 

悲伤的黄昏蟋蟀…

是的,我又虚度了

一白天的时光

 

去年你偷走的我的西瓜…

今年我摆

在你坟上…我的孩子

 

我们站住不动

    听远处钟声…

柳叶凋落

 

黄昏微风…

水波轻拍

鹭鸶的足胫

 

一只湿水鸟

抖它的羽毛

在向晚

夕阳的反光里

 

下不完的雨

困在屋内的小孩

扯弄着

新买的风筝

 

黑暗无边的夜…

一度,在纸门外

一盏灯笼走过

 

他们走了…但

他们点亮了

花园的小灯笼

在他们的小屋上

 

我敢靠你

给我不渝的友情吗?

亲爱的牵牛花

 

风里的草…

在半空中徒然摇曳

一只秋天的蜻蜓

 

现在那老稻草人

看起来同

其他的人没有两样…

倾盆的秋雨

 

这里是一棵黑树

脱尽叶子…

除了千千万万的星星

 

从病中起来

我走向菊花…

它们闻起来好冷!

 

夜里醒来

我把我的秋咳

加入虫鸣

 

白菊

使周围的东西

显得富丽

 

嗑答…嗑答…

男人们

为鱼网打桩

在白雾的清晨

 

精致含露的

    荆棘…

一刺

一水珠

 

从寺阶上

我向

秋月

抬起我真挚的脸

 

在这凝滞的雾里

那些人叫喊着

在船与山之间

 

夜渐渐冷了…

此刻

找不到一只蚊虫

来扑烛火

 

他的帽子被吹走了…

无情的

风雨

打着稻草人

 

在我村里

我想剩下的稻草人

比人还多

 

燕子南飞…

我草与纸做的房子

祗不过一歇脚处

 

在风暴之后

捡拾柴火

三个强悍的老太婆

 

路旁的麦茎

被我们紧握的手指

捏断…

当我们微笑着分手

 

寒意骤降

褴褛的相者

何故惊讶?

 

世界冷了…

    我的钓丝

在秋风里

索索抖动

 

枯枝上

一只乌鸦

独栖

是秋日黄昏了

 

落叶飘回

枝头──我凝睛

哦…原来是只蝴蝶

 

 

 

 

小孤女…

独自吃晚饭

在冬日的黄昏

 

冬夜月下

冷风括过小河

磨石的锐角

 

新建的花园…

石子安顿下来

和谐地

在头一阵冬雨里

 

当我抬起头来…

我僵硬的身躯

躺在刺骨的寒冷里

 

在冬日的田里

大胆的麻雀

成群结队飞着

从稻草人到稻草人

 

烧洗澡水的柴火…

感谢这

最后的服务

忠心的老稻草人

 

我的骨梢

同深冬的

冰棉被

针锋相对

 

在我黯淡的冬日…

缠绵病榻

最后我问

邻居近来好吗?

 

躺着的老狗侧耳

倾听…

莫非它听到

掘洞的鼬鼠?

 

一千个屋顶

一千个

市声…

冬晨的雾

 

昨夜初雪…

早晨港湾

对面

突现白山

 

看那红草莓…

像许多小足印

落在

园里的雪上

 

冬日黄昏的雪…

未完工的桥

变成白色的拱门

 

月下的雪野…

这里血淋淋的

武士

抛掷高贵的生命

 

午夜流浪客

走过积雪的街道…

同犬吠声相呼应

 

至于那些垂冰

我常想

为什么它们

有的长…有的短

 

冬夜月下

鱼网的桩

投下移动的

参差不齐的影子

 

这么近…这么大…

嘎嘎的冬天

在我斗笠上

下着冰雹

 

走远路的灯笼

没入

某座房子…

荒凉的白色山丘

 

冬夜的月光投射

冰冷的树影

修长而静止…

我暖和的影子移动

 

看那游荡的猫

睡觉…舒展

檐下

在呼啸的雪里

 

在我新年的心里

我气怒不起来…

甚至对

这些雪的践踏者

 

突然地你点燃

同样突然地

你熄灭…

萤火虫老友

 

要是他们问起我

就说:他有别的

事儿

在另一个世界

 

 

译后语

 

在日本已有三百多年历史的俳句,严格说起来,并非完整的诗。它只是一种素描,需要读者凭自己的回忆与想像去补充完成,同时要求读者在两个乍看互不相干的形象间架设一座神秘的桥梁,分享创作的乐趣。

 

创作这种寥寥几个字的俳句,也不是一桩容易的事。芭蕉便曾说过:“一生中能写上个三、五首俳句的是俳句诗人。要是能写上十首,便是个俳句名家无疑了。”

 

在美国,近年来时兴向往神秘的东方,对这种带有禅味的俳句,自不乏喜爱之士。有时也有忍不住技痒来个“西”施效颦的,但许是慧根不够吧,写来总不是味道。试译美国诗人格雷·史耐德(Gary Snyder)的一首俳句为例:

 

眼看屋漏了几个礼拜

今天晚上我把它修好

只移动一片瓦

 

《笠》诗人中擅此道的颇不乏人,我又不懂日文,自不量力辗转由英文译了这些,固然有点班门弄斧,但因为不受原文的拘束,可以自由自在地享受一番“再创作”的乐趣,所以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相关分类

关闭

小诗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QQ|手机版|中国小诗网 ( 沪ICP备14001340 )

GMT+8, 2017-8-21 01:31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