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诗|中国小诗|微型诗|中国第一个专注于小诗写作和研究的展示平台|诗歌|中国诗歌

 找回密码
 加入小诗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498|回复: 15

[心得交流] [三行书房]图像诗值得提倡?不宜提倡?---读唐朝兄弟图像诗《山体滑坡》及相关回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1 10:0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图象诗《山体滑坡》
文/唐朝兄弟

丿乀丿 乀丿乀
×××× 十十十十
手手手手 手手手手手

 唐朝兄弟这首图像诗,于626发表于〈天歌微型诗探讨〉论坛。(请参阅:http://xn--xgs32qbt2b.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25

1。
 〈天歌微型诗探讨〉论坛断网,已经有好几天了。
 627日断网的前一刻,我正在读唐朝兄弟的图像诗《山体滑坡》。对于论坛微型诗友在写作上有新的写作探索或尝试,像唐朝兄弟这样的作品,我一向都保持高度的兴趣,多会读帖支持并说说自己的读后,何况像唐朝兄弟曾经用心写作的这首作品。
 在《山体滑坡》,我顺着诸位诗友的回帖一路读着,中间读到了这样一句话:出奇无可非议,这种表达方式不宜提倡!
 这是天歌论坛当家,杨泽钦老师对《山体滑坡》这首诗,所发表的看法。
 我读着纳闷,既然对这首诗有所肯定,为何这种表达方式不宜提倡?于是就回复请教杨老师:

既是无可非议,何以这种表达方式不宜提倡?

 文字送出去之后不久,天歌论坛就断网不通。到今天已是第十四天了,天歌论坛依旧呈断网状态,等不到杨老师应。

2。
 唐朝兄弟对于微型诗的写作探索,极为有心。我记得唐朝兄弟在16121日,曾在中国微型诗论坛发表〈趣读杨泽钦老师《飞翔》〉时,把杨老师的《飞翔》以图像诗的方式表达出来。
 杨老师的三行诗《飞翔》,是于161130日在中微发表:

《飞翔》
文/杨泽钦
远的近了
  近的逺了
南北山水
  山水南北
翅膀
  载着风雨日月

 唐朝兄弟则是用这样的图像诗,重新编辑了杨老师这首《飞翔》:


 唐朝兄弟在帖子里,这样说明着:

读诗,除了传统解读法,还可以趣味读诗。杨泽钦老师这首《飞翔》有翩翩动态,于是我试着将其重新排列成图象诗,如图,一副飞翔图栩栩如生,解读起来就趣味许多。甚至,趣味读法更能发现平常发现不到的。……

 杨老师在读到唐朝兄弟这样的作品后,大大赞赏,并且三度回帖。第一次,他说:

天才的奇思妙想,使人耳目一新!点评细致,分析精准,将鸟的飞翔与人的一生结合起来,展示出深刻的见解,和丰富的生活履历,给人以,思考,让人正确面对,难得的精妙赏评!立意向上,构思神奇,品析到位,我只能叹服与鼓掌!中微的确卧虎藏龙,人才济济!大赞!

 在第二次回帖时说:

好评让诗更加生色!

 在第三次,杨老师又说:

创新为第一要义,既有本土生长,也有拿来主义,正如先驱鲁迅先生所说劫得别国的火,来煮自己的肉(大意)。两种都值得提倡!

 综合杨老师的三度回帖,简单的说,只有一句话:天才的奇思妙想,使人耳目一新!……值得提倡!
 值得提倡!这样的语言,对一个微型诗人来说,无疑是一次积极性的鼓励。
 可在6个多月之后,杨老师面对同一诗人所写的图像诗,收回了鼓励,把先前所说的:值得提倡!,改口为:不宜提倡!

 杨老师前后矛盾的主张,真让人听胡涂了。倒底,图像诗该提倡呢?还是不要提倡?是什么样的因素改变了先前的主张?
 这是我想请教杨老师的问题。

3。
 微型诗,由于行数最多只有三行,其能使用的文字或符号的数量相当有限,并不利于图像诗的写作。就像唐朝兄弟说的:微型诗中的图像诗较难表达,像拙作,虽题名为图像诗,实则不像,更像心里的图像.....(请参阅:http://www.chwsw.com/thread-129126-6-1.html52#的回帖内容)。
 但我深信,在这样的条件下,勇于探索的微型诗人,并不因此而有所动摇或退缩。

 在中微有一段时日的杨老师,或许没读过中微诗人青出于蓝这首发表于15223的《流星雨》:


 杨老师当去读读,各诗家在回帖中对那样的图像诗是持什么样的态度或看法。喜欢的,赞之以别致新颖佩服其想象力,即便有所意见,也仅止于偶尔尝试还可,切莫游戏其中之劝说,各自发表自己的读后,相互尊重,谁也不曾出言制止类似的写作探索(请参阅:http://www.zgwxsg.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9075

4。
 或许,杨老师不喜欢像唐朝兄弟《山体滑坡》这样的图像诗作品,但只凭读后感觉便冒然提出这种表达方式不宜提倡!,也未免过于武断。
 所谓提倡,是对一种事物或风气的鼓励和倡导,是主事者站在一定高度、结合众多资源与人力方可办到的。杨老师创办天歌,自有其权威性,登高一呼,连我都得服从!
 当然,要我服从,总要能说出个能说服我的理由吧。

 现代诗歌的写作方式,各种尝试都有,图像诗只是其中一的小项,尝试者不多,但坊间已见作品集结的诗集,或许一时间图像诗无法成为诗歌写作的主流,何以不能用更宽容的心来看待图像诗?
 何况,《天歌微型诗探讨》论坛是以微型诗探讨为宗旨来号召志同道合的诗人。自天歌于171月底创坛以来,天歌曾不止一次标榜探讨的精神,像是天歌论坛于17221日以杨老师为主要撰稿人发表的《微型诗简述》,里头就有这样的主张:将以,探索、寻求微型诗的诗艺奥秘 (请参阅:http://tiangeweixingshi.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33日发表的《正本清源向天歌》,我们也可以看得到这样的文字:最重要的是要开辟民主、和谐、博爱的微型诗交流氛围,给广大微型诗爱好者提供宽松真诚的写作互动空间。创作探讨真善美的微型诗精品!(请参阅:http://bbs.0798jdz.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73&extra=)。
 面对这些一篇又一篇鼓励探讨微型诗的主张,《天歌微型诗探讨》论坛真正给了广大微型诗爱好者提供宽松真诚的写作互动空间么?
 相关的那些主张犹言在耳,才几个月,却又似乎已成为存查的历史文件了。

 如果探讨已不重要,图像诗不宜提倡,那么,该提倡什么样的表达方式?该用什么样的写作方式来发挥探索的精神?

5。
 希望天歌论坛能尽速解除断网的状态,早日读到杨老师解惑
 这篇文章就先在中国小诗网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小诗

x
发表于 2017-7-11 22: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和图象都是一种表达方式,创新是需要的,就看是否能展现其意义而已。
符号,戏仿,风格等等之类皆可尝试,至于看法就见仁见智了,作者是花了心思创作的,
可以视而不见,请别一概而论,青叶是这么认为的,倘若都是千篇一律,就谈不上创作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2 09: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不懂的东西还是不鼓励为好。中微推崇了两篇无字诗。评论写了一堆一堆的。其实是在故弄玄虚。
       探讨可以。哗弄取宠,要不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2 10:2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图像诗到底值不值得提倡?
半半在主贴上说:“现代诗歌的写作方式,各种尝试都有,图像诗只是其中一的小项,尝试者不多,但坊间已见作品集结的诗集,或许一时间图像诗无法成为诗歌写作的主流”可见,坊间还是有人正视的。
图像诗,我这样理解:
正常文字表达是主流。非正常文字或符号表达是非主流。
米饭是主流,糖水是非主流。工作、家,两点一线是主流,娱乐场所是非主流。诚然,糖水可以不喝,娱乐场所可以不去,对生活丝毫没有影响。然而,这些古代发明的产物,却能延续至今,为什么呢?倘若,我们只有米饭,而缺少糖水的滋润,那生活该有多寡味;假如,我们天天只懂工作,工作之余没有娱乐场所的辅助,那日子该有多无聊。
图像诗不能成为主流是可以预见的,却又是不可或缺的。
然,微型诗的探讨,是要无限尝试的。
图像诗,最初在中学时期,在某书籍中邂逅的,是陈黎先生的《战争交响曲》,当时一下子把我吸引住,对其念念不忘。今在网上,陈思娴先生对图像诗做了研究http://www.docin.com/p-602230025.html我未细读,暂且贴出来细品。

当然,我想杨老师所谓的“不谊提倡”并不是真的就此否认了其存在的意义,只是其“先声夺人”而致半半老师的“先入为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3 17: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葉 发表于 2017-7-11 22:26
文字和图象都是一种表达方式,创新是需要的,就看是否能展现其意义而已。
符号,戏仿,风格等等之类皆可尝 ...

 作者是花了心思创作的,可以视而不见,请别一概而论,特别欣赏这句。花了心思的作品,若彼此角色互换,当也是希望读者能给予支持或鼓励的吧。若毫无理由的就来一句不宜提倡,无疑是一盆冷水了。

 给青叶看一张截图:

 这是取自于洪珊慧《台湾女诗人夏宇诗作研究》里的一段图与文。图中的图像《歹徒丙》(1982),是收在夏宇〈备忘录〉作品之一,除了题目诉诸文字之外,全诗以一幅男子画像图为内容。
 作者洪珊慧在这项研究里说:

这样的作品,像是可以悬挂在墙上展示的速像画,又仿若告示墙上的通缉犯通告(反白的版面可不断复制……);「歹徒丙」究竟是「图像」,还是「诗作」?因为出现在诗集里,所以我们可以将之认定为「诗作」,而且可能是台湾诗坛最早出现只有图像、没有文字的「诗作」。

 当年夏宇这种只有图像、没有文字的「诗作」的探索,给了不少诗人于创作上不少启示,或许,今日微型诗论坛上可以读到像是唐朝兄弟的《飞翔》、《山体滑坡》以及青出于蓝的《流星雨》等这样的作品,可以溯于那三、四十年前的《歹徒丙》吧。
 对于花了心思的创作,我是认为,当予适度的鼓励,即便是不喜欢,也不要轻易泼予冷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小诗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4 11: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半 发表于 2017-7-13 17:25
 “作者是花了心思创作的,可以视而不见,请别一概而论”,特别欣赏这句。花了心思的作品,若彼此角色互 ...

其实,有个“丙”字在里面。图象诗,很多时候靠的是想象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4 13: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图像诗,值不值提倡?
在搜“图像《歹徒丙》”时,可惜,没能搜到,倒是幸运的找到尹才干儿童图像诗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1702fa0102v2qo.html,特别是《火车》很有趣。
图像诗,被引导到寓教中,真是大大的好处呐,其中,有这样的点评“儿童图像诗的创作也许更具有现实意义。寓教于乐。孩子们在愉悦中获得知识,在幸福中获得成长。这是一个方向。”
换言之,我们成人诗,当我们虽缺失了“童真”,表现得更加理性的时候,为何不能以图像诗来调整思路呢?许多人都称,写微诗难,难在没出新,难在诗人缺乏了想象,想象何来,我们有必要借一下“童真”了吧?假如我们一味的埋头苦干,面对我们的只能越写越难......
我们有必要进行各种尝试,大脑才易于打开,也能及早发现身边丢失的东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4 15:5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骑驴回唐朝 发表于 2017-7-14 11:57
其实,有个“丙”字在里面。图象诗,很多时候靠的是想象吧?

 唐朝兄弟肯定对歹徒丙端详了不少时间。洪珊慧在《台湾女诗人夏宇诗作研究》里,也说过这样一句:恍然有个「丙」字显现
 既然唐朝兄弟对夏宇这首歹徒丙有兴趣,就把洪珊慧的论文里相关文字叙述录下来(所录下来的文字,是其论文第二章:结果与讨论,第一节:夏宇诗对语言文字的颠覆性,里的一小部份。)予唐朝兄弟参考

------------
----
貳、結果與討論
一、夏宇詩對語言文字的顛覆性

 台灣文壇最初出現「後現代」特色的詩,是夏宇寫於七年代末、八年代初的〈連連看〉、〈歹徒丙〉、〈社會版〉三首(陳義芝 2000385)。其中,〈歹徒丙〉(1982)整首作品中,除了題目訴諸文字之外,全詩以一幅男子畫像圖為內容。林燿德認為《備忘錄》中的〈歹徒丙〉及〈社會版〉二首「有圖無詩」,「嚴格說來,《備忘錄》只能算五十首。」(1986127)。但是,詩人夏宇既然將〈歹徒丙〉收入詩集目錄中,顯然已視之為詩作。只是,〈歹徒丙〉這樣一首全然沒有文字、只有圖畫的詩,該如何解讀?夏宇以詩作挑戰傳統文字書寫系統,也挑戰讀者的反芻。詩除了用文字傳情表義之外,是否存在其他的可能性?
 一種可能的閱讀策略是將〈歹徒甲〉、〈歹徒乙〉、〈歹徒丙〉視為一系列的「組詩」來看,在〈歹徒甲〉中描寫的正是詩人內心的自白,

但他實在是一個好人
過寫一些壞詩
但,「所謂真實,」他把聲音壓低
充滿莊嚴的歉意:
「詩的缺憾源於生命
生命
曾圓滿。」
但真的
是一些壞詩
押韻的壞詩
但他繼續寫
怎麼辦
那是他道歉的方式 (198682-83

夏宇在詩中坦然道出:「詩的缺憾源於生命/生命曾圓滿。」生命原就不曾圓滿,所以詩人必然將在詩中留下缺憾,無法有十全十美的詩存在,這就是真實,所有的詩必帶著缺憾無法完美。這樣寫了一些壞詩的詩人,但實在是一個「好人」,最後詩人帶著歉意說:「但真的是一些壞詩/押韻的壞詩/但他繼續寫/怎麼辦/那是他道歉的方式」雖然詩人已為自己的「壞詩」辯駁,但是對照命題「歹徒甲」,寫了一些壞詩的「詩人」,還是可能變成人人心中的「歹徒」。既然「批評的悲劇性格是:它們必須客觀,可是真正的『客觀』永遠可能」,那詩人又何必為寫壞的詩辯駁?所以詩人「繼續寫」,一個似是「道歉」,然而也是表現「真實」的方式。所以詩人是無法偽裝的,因此〈歹徒乙〉道出真實與裝扮的矛盾:

因為整容失敗
他顯得尖銳
合情
在靠近他們的時候

如果能
最好就
至少那樣子
他能夠感覺自己
有一部分是真的
但是一完事
他就穿上衣服
於是

變得
非常猥瑣 (198684-85

「歹徒乙」表面上似乎指控著一個不懂細緻感情、只顧完事結束的身體,這樣不懂溫存細膩的情人,也是有罪的「歹徒」。而這樣的情形亦可見證於「詩人」,詩人之不能偽裝,乃至於「整形」,詩人只有「裸著」,才是「真的」,才能感覺「自己是真的」,但寫詩的手,醞釀詩的心卻不能就這樣長長地裸著,所以詩一寫完,就得掩飾、偽裝,「不喜歡和自己的詩的關係太近」,但這樣的詩人,卻又落於「不真誠」的窠臼之中,不真誠的詩人,「變得猥瑣」。行進至「歹徒丙」,只剩下圖像:

這樣的作品,像是可以懸掛在牆上展示的速像畫,又仿若告示牆上的通緝犯通告(反白的版面可不斷複製……);「歹徒丙」究竟是「圖像」,還是「詩作」?因為出現在詩集裡,所以我們可以將之認定為「詩作」,而且可能是台灣詩壇最早出現只有圖像、沒有文字的「詩作」。

 若仔細審視「歹徒丙」這幅圖像(詩作),類似告示牆上的通緝犯畫像,也許「歹徒丙」並非燒殺擄掠、罪大惡極的通緝要犯,但是,他可能「搶劫」了某人的心靈感受,「偷竊」兩人的誓約諾言,「背棄」了過往青春的理想;若再仔細凝視「歹徒丙」,也許他過大誇張的鼻子與厚唇就是「整容失敗」的結果,而長方形的臉龐加上五官,恍然有個「丙」字顯現。這樣的文學效果,提供了一個遊戲的空間,讓讀者自由參與聯想,形成詩作的多重可能性與多元解讀性。而「歹徒丙」的創作方式,容易讓人聯想起二十世紀法國藝術家杜象(Marcel Duchamp)的「現成物」(ready-made)創作,杜象最知名的作品「噴泉」(Fountain),就是只在小便桶簽上「R.MUTT」字樣,將顛倒反轉的小便桶陳列於展示場,杜象說這並非惡意地打算「讓社會大眾人士大吃一驚」,而是想證明事物並非依靠
其本身而存在,一切事物都取決於思想和意圖;任何事物在新的標題及新的觀點下,都會喪失原有的功能和意義,而變成另一個全然不同、嶄新的意義。(Isabella Ascoli 199332)而且,「作品」所在的「位置」,亦賦予「作品」另種不同的新意。杜象認為:藝術家乃是一個媒介,而所謂的藝術品即是取決於創作者及觀看者雙方,而且觀者所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如果沿用杜象的創作概念來看夏宇的〈歹徒丙〉,寫了壞詩的詩人是不是歹徒、猥瑣不真的詩人是不是歹徒、而畫像上的詩人是不是歹徒?讀者認為是就是,認為不是就不是,但「真正的『客觀』永遠不可能存在」,所以到底要說畫像上的人,是歹徒,還是詩人,也就隨「詩之自由」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小诗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4 22:5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讨论!问好半半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5 19:5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鹏瞰海 发表于 2017-7-14 22:53
支持讨论!问好半半兄!

谢谢金鹏兄的支持鼓励。周末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小诗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小诗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QQ|手机版|中国小诗网 ( 沪ICP备14001340 )

GMT+8, 2017-11-20 10:25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