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诗|中国小诗|微型诗|中国第一个专注于小诗写作和研究的展示平台|诗歌|中国诗歌

 找回密码
 加入小诗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18|回复: 3

[心得交流] [三行书房]医生哪儿去了---读白桦《营造论坛良好秩序 快乐交流与创作》有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6 14: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奸小擅权当道,从今一刀两断,你别来找我,我亦不会找你。“这样的语言,就出自一位中微老师之口,并且还这样理直气壮的说假话,非常令人痛心。就"奸小"二字,就是对我人格的极大侮辱与攻击。
(上述文字录自白桦《营造论坛良好秩序 快乐交流与创作》,原文请参阅:http://www.zgwxsg.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8033

 这是读白桦这篇《营造论坛良好秩序 快乐交流与创作》看起来像是论说文的文章里,予人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段话。
 怎么会有人甘愿自爆像这样私底下与人意见不合发生磨擦被K了重话的语言?两人私下对杠,如果不说出去,即使被杠得灰头土脸,一辈子也不会有人知道的吧。干嘛在事情发生后都已经过好几个月了,还气犹未消,找一块园地公布自己的丑态,自己置顶,唯恐天下人不知。
 这样做,要的是什么?

1。
 这样做,要的是什么?
 从心理学层面来说,其目的该是很浅显的,就在取暖在争取自己人的安慰与支持,换句话说,基本目的在于取暖。
 其实,白桦这种自爆私下遭受粗爆语言对待的文章,也不是第一次了。
 20151024日,白桦也利用所发表的一篇《倡导人文正能量,彰显大爱新风尚》,贴出与该论坛前站长风剑心两人私下往来的消息内容,白桦也同样毫不避讳自爆风剑心给他的粗爆语言(全文请参阅文末附件)。
 白桦在文中指出,风剑心对他说了这样的话:

说实话,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我放下面子来助你,也说过要你跟网友多亲近,也说过要你把握原则,可惜你是付不起的阿斗。

 这付不起的阿斗,语言的杀伤力不见得比奸小小。但,时任诗社社长的白桦为什么要不计形象,撰文爆出那样的内幕?
 当时,读到白桦那篇文章当下,依过去在职场上的经验,直觉那样的文字不宜推出,一方面是看到该文既已题《倡导人文正能量,彰显大爱新风尚》,则应针对主题阐述自己做为一个社长的理念。他方面认为,做为一个诗社社长,行为举止总要有一个高度,不宜擅借论坛公器,发表文不对题的文章,计较私人恩怨,把论坛,甚至把微型诗界带到一个混乱的局面。
 当时,为劝白桦撤掉那篇文自爆丑态不合身份的文章,在读过该文直后,于当天(1024日)下午1812分,拿起电话打给白桦。(半半不会无聊到打电话给谁都要记下时刻,那是电话账单上自动打印出来的)
 第一次没接通,接着我又于1813分再拨一次,这次接通了。
 在那次将近8分钟的电话里,我表明了我的看法,但未获同意。白桦似乎咽不下那口恶气,直言要我支持他,并拐个弯说我的文笔好,其浓厚的四川口音里有些话语听起来像在暗示我写篇文章等等。
 我不敢相信白桦会有这样暗示,这样只会加深当事人彼此间的裂痕而已,对文章所诉求的主题倡导人文正能量,彰显大爱新风尚一点帮助也没有。电话中,我不明白白桦要我写的是怎样尺度的一篇支持文,只好告诉他,写好以后会传给他过目。
 两天后,1026日,我把写好的支持文,计14个段落,1314个字,用电子邮件传给了白桦,其中除了说明白桦不是付不起的阿斗,不是办事没原则之外,重要文段有:

 相信曾与白桦社长有过接触的,决不会认同如风剑心所言白桦社长是个“付不起的阿斗”。在多次与白桦社长互动,不管是用邮件或电话,都可以充分感受到白桦社长是一位憨厚实在、成熟稳健、处事圆融、是非分明的社长。从风剑心的“付不起”这三个字来看,就清楚了解到风剑心根本没弄明白网站是诗社的二级单位,其既被任用为网站站长,本当即禀承社长之命,向诗社提出完善的论坛发展计划,在网站建构健全的人事组织,戮力经营论坛,广招会员,积极与诗友交流,繁荣并推广微型诗。
 担任站长是要独当一面的,是要以一己之力承担网站所有成败的,自己努力不够,怎好反过来要求社长“跟网友多亲近”?这肯定是在穆仁、邓芝兰、刘有权等几位诗社历任社长任内所未曾发生、未曾听闻的荒唐事。
 担任网站站长,是来服务广大会员的,不是要来扶持或服侍社长的,更不是要在网站滥用人事、刚愎自用、遇事塞责、摆烂论坛、擅自弃职的。

 在那次邮件里,我也在另文叙述了我个人的行事风格:

我的行事风格,社长当可从这次微型诗字数的笔仗看出一二,为导正一些诗友的不当的言论与不正确的观念,我是力劝到底的,这当中,即便语气再软,也难免忠言逆耳,引得当事人内心不快(甚至得罪其所属的小圈圈)。

 我在暗示,帮他写那种支持文,不是我的行事风格。
 白桦很快就在1027日来了电子邮件:

来文已看到,半半老师的用心,和对中微的不离不弃,由衷感激,此文可跟帖。


 虽然白桦同意跟帖,我还是拖到十一月初才贴出去。我给了白桦一个火炕级的温暖,在那季节他肯定一连好几天夜夜安稳睡到天亮。
 但,那不是我的行事风格。
 从那次事件以后,我对白桦有了另一面的看法,他表面邀我去当顾问,实际上已伸出黑手要我做些不是顾问该做的事。于是,我暂停在中微的活动,同时回到小诗网,继续再观察白桦的言行。
 大约经过一个月的观察,我看到了白桦的行事作风依旧我行我素。乃于当年的122日,确定不再参与中微任何形式的活动。

 不过,话说回来,也因有了那篇支持文,让白桦知道了当一个论坛站长,该做什么样的工作:

担任网站站长,是来服务广大会员的,不是要来扶持或服侍社长的,更不是要在网站滥用人事、刚愎自用、遇事塞责、摆烂论坛、擅自弃职的。
被任用为网站站长,本当即禀承社长之命,向诗社提出完善的论坛发展计划,在网站建构健全的人事组织,戮力经营论坛,广招会员,积极与诗友交流,繁荣并推广微型诗。

 在过去,要求论坛站长该做的事,白桦应该还没忘记。现在,白桦自己站上了站长的位置,对于严厉要求前站长做的,自己是不是都能做得到。值得大家一一检验。

2。
 从白桦的文章所公布的资料里,更可以看出杨泽钦先生为了微型诗的发展与的团结所表现的情操,为了微型诗的大融合,大发展,杨泽钦先生还积极争取半半回中微。
 白桦在文章里说:

在一次通电话当中,得知半半老师给杨译钦老师的一首微型诗写了点评。杨泽钦老师告诉我:"看在半半写了点评的份上,给半半留任一年的时间"。当时我也答应过杨泽钦老师,但是,就在那期间,没见半半老师来中微论坛,……

 从白桦在那期间,没见半半老师来中微论坛这句话看来,对半半为何自15122起不再登录中微这件事,白桦迄未觉察出来是什么原因,这,与其说是慢感觉,不如说是迟钝了。这也显示了白桦缺乏反省力,同时还利用这份无知来迷惑杨泽钦先生。
 白桦这篇论说文,引据依旧不严谨。所谓半半老师给杨译钦老师的一首微型诗写了点评这句话不对。所称的点评,该是指20161028日半半在小诗网发表的《向杨泽钦先生致敬》心得交流。那是在读了小诗网诗友诗韵的作品《诗韵漫卷(四)云海天阔之杨泽钦》之后,并合着离开中微一年多以来长期观察的感触所写。(该文请参阅:http://www.chwsw.com/thread-124484-1-1.html
 杨泽钦先生看到了我写的心得交流,托诗韵告诉我:

诗韵好,请转告半半老师,中微的很多诗友,(如:一壶秋,江小舟,幽兰,南埔等等)都盼您回来,共同发展好微型诗,我也向白桦勾通过了,诚恳欢迎半半老师回中微。至于半半老师在其它网站的兼职,不受影响。以您的人品,眼光,微型诗的大融合,大发展,指日可待,过份的分散,不能集中优势,突破发展的瓶颈。代我和其它诗友,包括白桦,向半半老师邀请并问候。杨泽钦

 真的如杨泽钦先生所说:我也向白桦勾通过了,诚恳欢迎半半老师回中微,白桦真心要半半回中微吗?从白桦文里那句:但是,就在那期间,没见半半老师来中微论坛看得出来,白桦忽悠了杨泽钦先生。
 (在那期间,白桦见到中微所列的几位顾问,除了半半之外,都已注册、登录中微论坛发表文章了么?)
 杨泽钦先生为了中微,为了微型诗的发展,从他在中微勤奋的身影是可以深刻感受到的,可他的邀请我没答应,那段期间我看到了中微站长赵德民请辞声明。一个一年汰换一位站长的论坛,整个论坛呈现一次又一次不稳定状态,这种状况,谁都可以清楚看出白桦的领导风格是有问题。彼一时刻,回去中微并没多大意义。于是,我很委婉地拒绝了杨泽钦先生的安排。

 其实,白桦该早已明白半半无意回中微,却执意拿杨泽钦先生的热心开玩笑,其心态可议。
 201639日,白桦曾因为半半在小诗网发表《好作品不该让它寂寞的》(原文请参阅:http://www.chwsw.com/thread-118251-1-1.html)关切中微对微散与微型诗的讨论,曾来了一封电子邮件:

  近来没见老师来论坛。我想务必是老师忙于公干,我便没来打扰老师。
  近日闲窗梦在中微论坛发了一微散,引起一些诗友不同的看法。我想,这本属一件的事情,因为大家探讨本来应该对微型诗的创作,是利大于弊的,它可以促进诗友之间的真挚交流。
  我在小诗网看到老师你对此事的一些建议和看法,我是赞同的。云深处诗友对此事一些看法,在其当中出言不逊,这是我不愿看到的,什么老女人之类的言语,我觉得有失修养的。我也给小诗网站长杨正春打过电话,叫他立即删除那类的言语。另方面老师你对中微论坛关心与呵护,去小诗网那边,发表了一些建议和看法。我一直都很感激老师你对中微的支持,还有对我的帮助。我每次与杨泽钦老师沟通时也常常提到您。

 既然知道我在小诗网,而且也常与杨泽钦先生沟通,为何还接受杨先生给半半留任一年的时间的提议呢?何况,针对白桦的电子邮件,我答得很肯定:

《好作品不该让它寂寞的》一文,半半并非以中微顾问身份在小诗网发表……

 我明确表示,做为一个微型诗爱好者,任何一个有关微型诗的举措、动态或作品,都可以发表意见的。欣赏的,就撰文如实表达内心的赞赏,遇有不实的言语,也该义不容辞的予以纠正,不是吗?对中微的微型诗探讨,谁又规定得发表在中微?何况当时我已不再登录中微。

 当时,白桦何不将这些事实一五一十告诉杨泽钦先生呢?

3。
 白桦在这篇文章里,不仅玩笑了杨泽钦先生,数落了这位一年多来为微型诗奉献心力的杨泽钦先生(连我在小诗网都知道杨泽钦先生为了力挺中微,曾多次累到住院治疗,不知身为中微领导的白桦有过几次到医院探视?),同时也附带的消费半半。
 白桦在《营造论坛良好秩序 快乐交流与创作》一文里,把半半几篇直言中微在近年来所呈现的一些偏差或错误的言行,定位为找碴
 所谓找碴,其实是白桦的偏差认知。他分辨不出什么是有用的话,他不清楚良药苦口。他也不知半半撰文直言不为名利,只为微型诗能够有一个正确的发展方向。他把自己礼聘的顾问的忠言当做找碴,既说不出半半找碴的目的,也指不出所陈事实有任何误谬,只一味吵着:为何在小诗网里发表你的建议和看法,已失去了一位当诗社社长应有的胸襟、应有的宽度与厚度。

 就来谈谈白桦文中所提两个所谓的
找碴议题吧。
 其一,白桦指出:

在那期间,没见半半老师来中微论坛,仍在找茬,针对中微的一位老师,在小诗网上发表言论。

 另一为:

另外,在先微型诗二十周年诗赛期间也是找茬,说什么中国微型诗没有二十年,这简直无法理喻了。

4。
 先说第一件。
 白桦所指半半找碴的对象,该是这一位了。
 在半半所写的《我们不鼓励这样的作品》一文,半半只就事论事,是不提人名的。如今既然白桦点了名,就把截图贴出来,让大家看看这位白桦钦定不得找碴的老师,是何方神圣:


我在文章里说:

 严格说来,这首《致某某论坛某某们》称不上是微型诗,虽然放在微型诗板块,但是字里行间却充满着鄙视、忿怒与伪善。撰文者是一位资深的微型诗人,理应十分清楚什么是微型诗,却随意捡用心中所发泄的文字,凑成三行,伪装成微型诗,随意发表在自己的微型诗园地。
 …………
 从题目来看,《致某某论坛某某们》是有特定对象的,在撰文者决定用某某来称呼撰文的对象之当下,其心中所积存的不屑与不满的情绪,早已扭曲了诗歌应有的真、善、美,注定了这篇作品毫无意义,其唯一价值,大概就是拿来做负面教材了。

 这位资深的微型诗人在贴出帖子后不久,许是自己也觉得不光彩,不多时,自己便撤了下来。连作者自己都撤了的作品,白桦为何还如此支持?难道,中微鼓励这种连诗都谈不上的
伪微型诗吗?还是中微只认作者不看作品质量?
 白桦能出来说清楚吗?

 讽刺的是,白桦推崇这首
《致某某论坛某某们》,却好像不曾仔细读过这篇作品。虽然半半不认为它是微型诗,可是做为一篇劝世文,却也有它一定作用的。
 请白桦读读《致某某论坛某某们》的内容:

  唇枪挑事端,舌剑暗伤人
  何不都掏出包容心
  多做些 远离枪剑的事情

 这首作品,不知原作者是在批判哪些人哪桩事,可读起来就好像是在三个多月前就已经预先为白桦的《营造论坛良好秩序 快乐交流与创作》做好批判了。
 《致某某论坛某某们》似乎直指白桦的包容心,似乎在问白桦何不多做些远离枪剑的事情?!
 白桦若早有仔细读过,必有所儆惕,白桦当不至于会如此鲁莽发表《营造论坛良好秩序 快乐交流与创作》这样没有智慧的文章吧。

 再说这位写
《致某某论坛某某们》的资深微型诗人,他写这类伪微型诗也不是第一次,可谓是积习已深。
 20117月,这位资深的微型诗人不知是受到了什么样的刺激,从当年713日到27日,或用本名或用马甲怡心,连续发了12首类似《致某某论坛某某们》这样的伪微型诗。
 对于中微资深的微型诗人是否有权在论坛发飙,我不知道,从当时的伊凡站长也拿他没办法来看,其予人印象,恐怕都是负面的。那种个人情绪恣意公开发泄的场面是半半极不愿见到的,当时,就曾挑了一首这位诗人用马甲发表于2011-7-13 19:34<向日葵>“总想把阳光全据为己有/颈脖畸形着!真让人担忧/它患了无药可救的脑瘤撰评批判:

 花,有一定的花语的。查一下向日葵的花语,很快就知道这向着太阳的美丽花朵,除了有一个动人的神话故事之外,还有俄罗斯等国家把这花定为国花,就因为向日葵代表着“爱慕、崇拜”。如此美丽的花,到了作者的手里,却变成了这副模样,变成了贪婪(总想把阳光全据为己有)、怪模怪样(颈脖畸形着),甚至还诅咒着向日葵罹换无可救药的脑瘤。作者或想改变世人对向日葵固有的形象,可动机何在?短短的三行除了泄恨之外,提不出一点点的说服力,这是作品最大的败笔。大家都知道,“怡心”是在诗坛甚为活跃的某人的马甲,穿着马甲出来写这样的诗,或有其不可告人的因素,可动机如果不纯,不仅侮辱了向日葵,侮辱了文字,侮辱了诗坛,更侮辱了自己。是个真诗人,不会写出这样的诗来的!这首,是我所读过的微型诗作品中,最糟糕的一首。

 不知这位资深诗人,还记不记得这样的事?
 时隔多年,这位资深诗人这种最糟糕的伪微型诗作品,依然没有戒掉。

5。
 再说第二件。白桦所提到的所谓中微二十年这件事。
 这件事,源起于半半在小诗网从诗友转载的《我与中微二十周年石柱红·谭妹子微型诗征集大赛启动》帖子得知有“2016年,是中微成立二十周年这样误谬的文宣。当时,也进一步发现该文也有几处是撰文者没经过查证就下笔写错的地方,为了避免让后来习学微型诗的诗友有错误认知,乃于201678日用了近两千字撰写了《大处着眼,齐心戮力发展微型诗之必要》希望中微在发展微型诗的过程中,实在没有必要在周年的数字上作文章。(原文请参阅:http://www.chwsw.com/thread-121815-1-1.html
 想必白桦都已仔细读过,因为后来在中微的原帖里,看到“2016年,是中微成立二十周年。这几个字已改为“2016年,是微型诗纸媒创办二十周年。
 能从善如流未尝不是好事。白桦这勇于改过的行为,是值得肯定的。
 可没隔多久,白桦在现今又撰文改口说:在先微型诗二十周年诗赛期间也是找茬,说什么中国微型诗没有二十年,这简直无法理喻了。就不明白白桦为何如此反反复复了。
 半半在《大处着眼,齐心戮力发展微型诗之必要》这篇文章里所引述的资料有那么难懂吗:

 《微型诗》刊是在1996115创刊,并于20075月出版第70期终刊号。
 ②“中国微型诗网站建立于200411月。
 ③“中国微型诗则于20051月创刊。

 创刊于2005年的中国微型诗,到现在哪来二十年?是白桦找到了新事证?还是白桦不甘心被这样指出错处,觉得很没面子,就随便扣个帽子说半半在找碴?
 须知:微型诗"与小诗一样,是诗歌载体,是文学名词,中国微型诗中国小诗一样,是个论坛或网站的名称。微型诗二十年不能说中国微型诗也有二十年,这是不容许混淆的。这样说,不对吗?

 
接受别人的批评,才会成长”--白哗肯定忘了在前述201639日给我的电子邮件里,曾很谦和的讲过这样一段话:

   
实话自中微论坛建立已有十一年了,经历了不少波折,我想这是事物发展的规律,当然少些波折是我们大家所愿望的,出现一些预料不到的问题,正是所处的事态,各自执不同认识及观点,才会促使我们去审视它,去寻找一个合情合理的办法解决它。矛盾总会有的,有时矛盾也会节外生枝的。微型诗与其它文学载体一样,总是在不断地探索当中发展。没有探索,做什么事情都是没有生命力的。
    坦言我有做得不对地方,但我愿意接受别人的批评。我时常告诫自己,接受别人的批评,才会成长。摆在我面前的困难有很多,靠我一人是不行的,我向来相信集体智慧和力量。也不顾及别人对我有怎么样的看法,我只愿做好自己,更愿踏踏实实地干好每件事情。正如几年前担任副社长时,在论坛一场风波之时,我写了一首微诗“有一种花/总是在浪尖上/屡开不败”。我是这样认为的,做好我自己,也是对自我的一种挑战。只有这样,才会在批评中获得更多的鞭策。
    我在来中微也只是五、六年的时间,也只是去年初才与老师你结识。老师答
我邀请担任中微顾问,非常令我感激。并且老师积极活跃在论坛上与诗友们交流
互动,这是很让人敬佩。谢谢半半老师!

 白桦在邮件里明白表示:实话自中微论坛建立已有十一年了
 既然已实话2016年是中微论坛建立十一年,那么,中微论坛二十年慢慢等也可以等到,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而那句坦言我有做得不对地方,但我愿意接受别人的批评。我时常告诫自己,接受别人的批评,才会成长。多动听!
 半半就是冲着白桦这样动听的一句话,在小诗网走动的日子,还不忘到中微关注,而且很认真的写了几篇文章,总是希望常以微型诗论坛的龙头自居的中国微型诗诗社及论坛能朝正确的方向发展微型诗、建立健康快乐的园地、培养杰出的微型诗人。
 白桦好像是把电子邮件送出后就忘了自己曾经说过什么样动听的话了。一转头就把半半基于白桦说过的话所做的努力,不加思索就定为找碴,这,是曾经诚恳邀半半担任中微顾问的白桦说的吗?

 看见白桦对半半几篇直言中微弊病的误解,产生一连串荒诞的言行。半半也只能摇头说:遗憾!

6。
 回过头来再看看白桦这篇《营造论坛良好秩序 快乐交流与创作》。
 题是很响亮的,可内文就不值一读了。
 在那1500字左右的论说文里,实在读不到如何营造论坛良好秩序、如何快乐交流与创作的具体办法,看不到施行步骤。整篇论说文,谈的都是个人恩怨,白白浪费一个《营造论坛良好秩序 快乐交流与创作》这么优的主题。
 这篇论说文,勉强切题的大概只有最后一小段不到一百字的几行:

   中微论坛是以诗会友的,而不是为了捞取名利的的地方,大家都是义工。我作为社长愿意与诗友们一道,努力营造论坛良好秩序,快乐交流与创作,更好地传承优良的人文精神,不断推动微型诗的发展。

 其余1400多字都在八卦!

 更讽刺的是,题在提倡营造论坛良好秩序,在鼓励快乐交流与创作,而文却尽在数落、在挑剔、在指谪对方的种种不是、在述说自己所受到的莫大委屈、在散播论坛一种不和谐的氛围。
 这样暗黑的文体,在中微如何营造微型诗的快乐园地?如何团结一心?如何创造微型诗光明的未来?!
 这样的文体,也确实给执笔的白桦带来几笔温暖,但也有几位冷静而客观的诗友或诗歌义工仗义执言,给了白桦一些更具体更宝贵的意见。其中,有的说白桦这帖子不应该贴出来,有的则告诉白桦,论坛应有一个纯净美好的环境。
 对于这些有用的建议,白桦似乎不为所动。
 围绕在白桦身边的诗歌义工,没有人肯私下积极建议白桦把这样公器私用,甚至已败坏论坛风气,对微型诗发展也产生负面影响的文章撤下来吗?

 究竟,这位来自重庆诗人白桦,要把这发源于重庆的微型诗带往哪一个境地?!
 他,真的爱微型诗吗?
 他,所带领的论坛健康可靠吗?

7。




---------------------------------------------
附件:
《倡导人文正能量,彰显大爱新风尚》文/白桦


   倡导人文正能量,彰显大爱新风尚


  风剑心诗友建立了国际短诗网站,好事,应当祝贺他,也相信他干得更有起色。风剑心10月18日早上在微信里给我的留言:
  白桦老师,我做这个网站,是在辞掉中微做得,帮我的人很多,出谋划策,一个多月就成这样,不是说我多厉害,而是我做的能够满足广大诗友的需求。可能在你看来,是我预谋的,是我拉了一大帮人走,但事实你是知道的,这么多人向你反应你都一意孤行,向你反应情况的,你以为是我发动他们向你发难的,心里话一个都没有,因为很多诗友还是看得清的。说实话,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我放下面子来助你,也说过要你跟网友多亲近,也说过要你把握原则,可惜你是付不起的阿斗。现在国际短诗网所站在高度是你想不到,看不到的,主要因为你的心胸和视野不够,过于自负,想想华心不管出于什么离开,你竟然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又怎么可能成就一番天地呢。没有原则,看不清问题,早已注定中微的命运。我尽心帮你,你却在后来认为我怎样,挺让人寒心的,念在我曾经帮你的份上,念在我几次带领中微从灾难中起来,念在是你抛弃很多诗友的份上,请不要诋毁我,希望你客观地讲话,同时反省自己,或许中微还有希望。很多事情的原由,最清楚莫过于你,请认清问题。我们国际短诗网将来的舞台,你会看到有多大。
  我当即回复了风剑心诗友;
  我没有对任何人讲,你现在建的网站有怎么样的言词,看来是你一个有心眼的人,我从不辩解我白桦是怎么一个人,因为我不是一个违心的人,我宁可是自己的不是,我只肯做好自己,让别人说去吧。我的话,你总会有一天明白的。祝你事业有成,家庭幸福。


  风剑风诗友今年初,我挽留他,他答应了我,可没几天他又不想干了,我说好,我叫人与他交流并交接,不知怎么没交接成。过后我又耐心做他的工作,他答应了。为了顾及他面子,我又以中微的名义写了东西,帖在论坛上请他回来,一些诗友也响应了。在这之前他对我说他想自个建个论坛,我劝他要不得,我说不然诗友们对他有看法。过后我一直没对任何人讲起此事,我相信他好好的干下去,结果现在他还说我在诋毁他,我不与他争执,我只好付之一笑。
  理,不是靠辩解出来的。关于微诗的写作规范,以前就存在分歧。除题目以外,分三行,三十字为宜,题目可作起句。这已得到前辈微诗人以及绝大多数诗友们认可的,微型诗创作逐渐有了前所未有的兴旺与发展,同时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与参与。
  论坛有讨论,或者有不同观点而产生的不相同的认识,这本属论坛上所存在的正常现象,何以争论不休呢。假如有人规定除题目以外,分三行,一行只许十字,才属于微型诗。这不就成毫无意义的状态了,要么一直争论下去,不去创作微型诗了。难道我们在写微型诗上硬是要去约束自己吗?微型诗应做到简练,唯美。但不要忽略各自诗友们的个人学习经历和创作上的不同认识。不要将执不同认识转化成对他人的怀疑,而产生一些不利于团结的因素。这次争论中微经受了重大考验,中微仍需在创新与发展的过程当中逐渐改进和完善论坛管理,营造良好的创作秩序和友好交流的氛围,让诗友们真心快乐地写诗,并创作出更多的微型诗优秀作品,让中国微型诗论坛成为倡导人文正能量,彰显大爱新风尚的大平台。
  各位诗友,为开创微型诗的美好未来,让我们携手同心,而共同努力吧!

                                          《中国微型诗》社长白桦
                                                2015年10月24日


附:9月14日,我发在微信上一段话:
  人不需要那么坚强,但人不可以因失意而轻易放弃人之初的自信。人不需要那么多的拥有,但人不可以在嫉妒与消极中听天由命。只要平心的面对,宽容则是一种美德和智慧。
    …………《诗心凝香之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小诗

x

评分

参与人数 1诗币 +100 收起 理由
杨正春 + 100 呕心只为微型诗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2-27 00: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就开始习作微型诗的诗匪,看了半半此文是五味杂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27 00:4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坛龄长,会员多,可能成为群文中心。而微型诗中心,应是耸立在一个个大胸怀的微型诗大师或准大师的心灵中!半半兄应属此类,任何论坛画地自牢,闭门称帝都毫无意义,有人说"大师在哪,中心便在哪"。希望半半兄莫为这些旧事耽误时光,多创作一些经得起时间淘沙的作品,引领微型诗方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31 06:5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图忠 于 2017-4-1 08:05 编辑

       昨天不顾眼睛疲劳硬是读完了此文。今天再透支一点眼力来说几句。
       前几天小明从上海来镇江,山林邀我一同聊诗聊事也聊了一些人。我等都一致认为半半是倾注全力于微型诗创作、推进微型诗发展的良师益友,不图虚名,更无图利之念。半半兄的诗喜欢的人很多,原因是他从不粗制滥造,首首都求精致。。。(待续)       中国微型诗网曾经是广大爱好者写诗读诗交流的好地方。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不少人纷纷离开了那里。据我观察,主要问题还是出在管理层。管理层心胸狭窄,容不下人,甚至排挤排斥一些很有才华又非常活跃的诗友。管理层不把主要精力用在正道上,而是用在争名(如正宗、第一)上。在用人方面更是糟糕。一些“义工”重权,处事蛮横霸道,总以“领导”身份自居;一些“义工”重名,急急忙忙给微型诗制订条条框框,企图在微型诗史上留名,真是可笑至极。。。(本人眼底出血影响视力,就此打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小诗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小诗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QQ|手机版|中国小诗网 ( 沪ICP备14001340 )

GMT+8, 2017-4-29 09:46 , Processed in 0.28125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