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诗|中国小诗|微型诗|中国第一个专注于小诗写作和研究的展示平台|诗歌|中国诗歌

 找回密码
 加入小诗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02|回复: 2

[心得交流] 吴斐儿:诗的自我现实任务 | 周末诗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3 18:3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还没有登录或注册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小诗

x


吴斐儿:诗的自我现实任务

没有人会拒绝一袭华丽的外衣,诗歌也是一样,正如人需要一个得体的皮囊,区别在于诗歌一旦完成了她抵达的任务,“语言”的文字外衣便消失,而且很多时候,她在抵达的途中,便隐去,消失在她烟火般瞬即绚烂而归零的背景中,连同装饰她的一切企图也陡然消失……
很多时候,人们谈论诗,更像在谈论诗歌的外衣,谈包裹诗歌的那层工具——语言,以及语言的伪饰和层层歧义。
  因过度装饰能吸人眼球,所以但凡习惯借助“看见”本身获得存在意义的,已经很没有耐心去等待“被看见”,于是装饰成了一种习惯,一种人类用于和外界对话的大众公约。诗歌则相反,一旦刻意希望“被看见”,你就错过了她,因为真理本身是不需要等待“被看见”的,因为她就存在本身、她就在那里。
  诗歌是生命本质,不需要給她增加任何东西,她也不需要逻辑,不需要概念,甚至不需要选择,接受她就是了,错过也可以,因为生命本该如此。“看见”诗歌需要我们谈话的声音安静下来,然后你才能穿透语言,进入诗歌。
“比喻”是世上最高级的修辞手段,通俗的讲法就是“打比方”,因为经验和真理不可能通过语言被经验到,打比方是建立同步构建的人类自文明诞生以来最可靠的方式。一切被感知到的真理世界,是通过打比方的方式获得的,诗歌是构建这种方式的最迅疾的、也是最难以捕捉的方式。诗歌就是人间最高级的“打比方”。
不管这个时代如何流变,“逝去的部分”将永远逝去,但人类内部的语言却一直在延续,承载这个最高任务的载体就是——诗。
诗是消解现代逻辑的固定自我价值观的东西,是瞬间达成,是最高实现。
诗歌不是这个世界的所谓伤痛疗愈“良剂”,相反,她让你麻木的肌体变得敏感,让你的视力过好,让你的听力好得不寻常,让你得触觉多刺多灼伤,让你无法抵御,且诗中的生发的新伤是为旧伤疗愈的唯一解药。
对不起,诗歌只负责呈现,并不负责解答,把“解答”的任务交给上帝,让呈现的任务交给诗歌。诗歌不过是上帝借助他亲手制造的容器——人来说话,它的起点远比你的任何想象久远,而它要去的地方也远比你的生命长。
诗因其解构的本质,所以一切试图給诗歌中标注的形容词都是“多余动作”。因为形容词都有“族谱”,他们生来从属既定概念群落,诗歌中形容词的嵌入等于是将诗歌中留白的部分用形容词拖赘的价值观填满了。“留白”是诗的核心力量,是空间张力,是属于读者的,或者说是属于误读乐趣范畴的,不要试图从读者身上剥夺它。
诗歌中的“隐喻”是魂魄,“诗歌意向”是骨架,“语言”是皮肉,无法预期的“共情”是脉搏。很多时候我们错过了那些诗歌中的心跳,但诗歌依然存在,它不迁就时代和阅读者。人类彼此以错过的方式存续了几千年,未来依然如此。人类似乎只能在此消彼长的错失中获得某种安慰和前行的力量。一切最为高级的情感只能活在错失里,比如爱情比如信仰,比如诗歌。
关于诗歌意向叠加的“列锦”,我只能说,它如同突然造访的熟悉的陌生人,而且还一个连着一个,击穿之后击穿,裂变之后裂变,解构之后解构,如此这样,你才能通过某种方式穿透语言、穿过光、绕到月亮的背后,然后……然后的一切终于在文字的尽头、走进诗的生命里。


吴斐儿:把信笺和风信留给下一个人


世界再大
心中总有个诗会


关于作者
吴斐儿,诗人、诗歌朗诵表演者。现供职于上海市朗诵协会创作部,《中华朗诵》杂志编委,上海市演讲与口语传播研究会会员,“第二届中国网络诗人高级研修班”诗歌创作与朗诵技巧讲师。有诗歌散文作品在《中国新诗》、《中华朗诵》、《红蔓》等杂志发表。

芦芒

芦芒只飘荡一个梦
回乡的梦
长久漂泊之人
也是
漂泊是迷人的
它远离腐朽

明白这个风中摇曳的誓言
大地立刻安稳起来
梦也是
不属于现实的旅人
梦会不会收留

旅人有旅人的身段
流逝在先行到来之前叩门
你可以关门
但如果开门
身上必有一部分流逝掉
一路破碎
一路重生

一片芦芒是一个驿站
那里存放着前一个旅人的斗笠
和前山的一片云

旅人们相互认得
却从不
亲近
驿站收留这些只归梦境收留的人
收留春风十里、秋林万顷
也收留暮色
和黄昏,
萤火虫飞舞之时
跟旅人们交换信笺和誓言
不起风的日子
大家都忘了前尘

别过之后,
芦芒再现之地梦境再起
而旅人在老得走不动之前
终于因纷飞的芦芒
找到回乡之路

回乡之路
你走一步,
故乡就后退一步
这样算不算旅人的还乡
芦芒翻飞
浩浩荡荡
只把信笺和风信留给
下一个人


勒马歌

没有所谓
彼岸
上前一步
它就后退一步

唯有对峙两岸
才能四目相对
凭岸而望
无人相随

你要有孤傲的身姿
以及孤傲的心
河水浩荡
繁芜红尘,拦腰
一刀

今生作辑一拜,勒马回头
来世岸边依稀,昨夜星辉
大悲大喜之势,如倾如注
孤舟一叶也好,奉酒樽残杯

终其一生打造一则
舴艋舟,
装风装雨,逐浪潮汐
日夜荡漾,形影相随
装不下许多愁时
也会无法成眠
明月飞升入怀
乡关日暮而醉
峥嵘了河对岸满山满坡的
红蔷薇


`

叶梧桐

梧桐燃烧的时候
天空就烫了个洞
一切用力遗忘的就
倾倒下来
秋凉如水时无处可逃
只有被
淹没。

夏天的断桥被冲走了
等到明年桥上
等待的那个人
也被冲走了
就长满青苔地漂过来

誓言太轻
只能长在树上
风干的时候
满世界去找相同的
那一片
披纷而落的
是一年一发的寂寞
以燃烧谢幕
把欲言又止送到更深处

潮水涌来涌去
人间打捞起的何曾相似
无非是一碰到疼处
冬天就来了
把劫后余生的日子
重新过一遍


记性太好的时候就到路边
歇一歇
去等那草长莺飞的春天
还好这个城市的头顶
总有梧桐叶
兀自摇曳
它在积蓄燃烧的力量
好叫那些尘封的眉眼
被下一场秋水
冲洗一遍
变得清亮



叶终于坠落,
带着各自不为人知的摇曳
归于
沉寂

每一张叶都席卷过某种辽阔
说不说出来罢了
每张叶都从属于一个季节
自己不知道罢了

多少个世纪过去了
遗忘依旧比坠落快
这扑向大地的去处不会消失
那是铁定的守候之地

此时,
泥土太厚
言语太轻

心事来不及捂热
叶就黄
抬头时
往事已成凌乱之势
纷纷摇落
那蛰伏在掌纹里的
宿命,比大地重
而被那一晃而过的明亮惊艳过的眼睛
被胸中的风吹远
来不及追


`

椅子

真的有很多把
椅子
要坐
椅子长出树根
在地下的阵容
非常豪华
坐上去之后,即兴致辞
拦截了
很多羞涩
按规定时间从椅子上长出一株
植物来
是必修题,没人给你发芽的过程
有时你可以作弊
比如和那些蠢蠢欲动的台词大喝一场
不醉不归之前
看清一把椅子的欲望
也许承载不了你
卑微的野心



发表于 2017-3-23 19: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首赏学习精彩!问好诗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3 20: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首赏学习精彩!问好诗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小诗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小诗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QQ|手机版|中国小诗网 ( 沪ICP备14001340 )

GMT+8, 2017-9-25 12:08 , Processed in 0.15625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